我是如何改變的(神學生涯篇)

01.12.2018

  我是2011年道學碩士畢業的周震聲校友,畢業後在母會啟田浸信會侍奉至今。感謝校友會給我機會,分享個人的侍奉生命點滴。我想在此分享一個可能較少人分享的題目:「神學生涯的探索」。

   

  在中宣讀神學時,起初最愛的科目是新約研究。老師對學術的認真和要求,激勵我們追求學問,更為我們能進深研究,打下良好根基。後來因種種原因,我的畢業論文選了系統神學科做研究。論文題目是以三一上帝的經世活動(economic activities)為進路,特別引用了「上帝的宣教使命」(Missio Dei)這概念,探討上帝觀如何影響普世宣教的神學。這篇論文啟發了我對系統神學的濃厚興趣,對普世宣教及栽植教會的神學意義,有更深入的反思。另外,論文點燃了我對上帝觀教義有種微妙的好感,期許日後能對此題目有更深入的研究。

 

  回想2007年入學至今,足足有十年多時間,各方都有很多改變。在母會牧會已超過8年時間,工作有增無減。自2016年始,更成為了署理堂主任,之後又正式成為了堂主任,更在2018年5月被按立成為該會主任牧師。孩子更是我剛成為署理堂主任時出生。神學生涯的探索,實在有許多分枝與抉擇。然而,牧會與我的神學生涯探索有微妙的關係。牧會使我看破,

 

  若只憑個人主觀經驗,或世俗學識來牧養教會,甚覺捉襟見肘。除了要滿足會眾與事工的需要,神學有助我整理各種需要的根源,閱讀和深究教會與社會複雜的處境。

 

  牧養處境的整合,神學知識的渴求,上帝話語的感動,成為我分辨前路的指引。牧會一段時間,我報讀了神學碩士,再次踏上學習的行旅。進修期間「認識」了英國神學家韋伯斯特(John Webster),我的畢業論文也是以他的神學為主題。韋伯斯特的神學吸引之處,在於他強調三一上帝觀於建立神學的重要性,他更撤底地指出,神學若謂之「神」「學」(theological theology),必須從上帝觀及其啟示開展。我們同學常常打趣說,看完韋伯斯特做神學便會:「乜論都係神論」。深受以上的神學路數(theological approach)影響,逼使我停駐在此,亦從這裡出發。此神學路數更幫助我察驗,忠心地閱讀聖經,宣講聖道,牧養教會肢體等,這些教牧「家常便飯」,透過上帝的話語,使它們成為恩典拯救工作的場域(Domain of the Word),家常便飯不再平凡。  

 

  神學碩士在學期間,有一逸事,甚有意思。課堂小休時,我向同學們介紹自己來自中宣,其中一位同學直率地(我相信他沒有惡意的)回應:「你來自中宣,現在讀神碩會否很艱難?」2017年11月神碩畢業說明,中宣過往的訓練不但啟發了我對神學的興趣,更有扎實的基礎,使我能再踏前路。  

 

  不時有人問我,如何做到這麼多事情?其實我也不知道如何做到(更不覺得自己成就了甚麼⋯⋯)若真要回應,只能說是主的呼召,使我(不得不)繼續下去。又記得當年,馮院長曾向我們該屆快將畢業的準傳道人,提問指教:「讀聖賢書,所謂何事?」

 

  當時確是難以言喻。今天我的神學生涯與侍奉生命所勾劃的圖畫,或許能稍為描述「所謂何事?」。來自主呼召的動力,才能甘心樂意委身聖言,生命不斷被拆毁又重建;在神學上尋索不倦,但不忘操練智性的忍耐,我信故我思。

Please reload

事奉心聲

門徒訓練為的是宣教,宣教就是生活

June 3, 2019

1/10
Please reload

最新發佈
Please reload

過往分享
Please reload

追蹤分享
RSS Feed

© 中國宣道神學院校友會
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