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油樂園」:連結教會與油麻地的社區報

I.  一切從詩歌開始

 

小六時,第一首接觸的基督教詩歌是《動力信望愛》。詩歌第一段是:「我站到街中,聽鬧市聲音/我望見艱辛,顛沛眾生/我立志服務,這大片人群/要讓這動力,燃亮愛心」當時我被那優美的旋律和熱情洋溢的歌詞深深打動,每天無聊時總愛對着歌譜唱個不停!後來,我漸漸意識到身為基督徒,應該走進大街小巷,睜開雙眼張開耳朵,感受民間疾苦,以基督的愛與人結伴同行。那些歌詞,就如種子般埋在心田,關懷社會的情懷亦從始萌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小學畢業後一直投身教會,從平信徒變為教會領袖,蒙主呼召修讀神學,畢業後重回教會任職傳道。三十載的教會生活令我獲益良多,我因從聖經認識到天地的主而歡欣滿足,群體以愛心釋出的空間讓我自由成長和探索。然而,每段快樂的背後都隱藏一種未圓滿的感覺,細想之下,總感到很多社區上的人還未分享到教會的快樂!

 

 

II.  八十後與無家者

 

牧會遇上了兩班人使我醒察教會的欠缺。第一班是搞社會運動的「八十後」青年,我在教會附近的茶餐廳認識他們,大家經常在餐室相遇,間中同枱吃飯。他們有學問,待人友善,關心時局,會捍衛皇后碼頭,推廣民主教育,為菜園村居民發聲,抗衡洗腦國教,與碼頭工人同行等等。他們像明窗使我看見身外波濤洶湧的世界。相比之下,教會甚少談論社會議題,更遑論對事件有深度分析與洞見。

 

另一班是住在教會對面橋底(又稱橋城)的四十多位無家者。十多年來,教會沒有接觸過他們。某年暑假偶然的一次機會,我踏進了他們的空間。還記得當晚我送上飯盒給他們時,刻意保持距離,心有千個不情願接觸的理由。回家之後,卻惱恨自己抗拒他們,更因而痛哭難過,不斷反省背後的種種原因。

   

冰山一角的經歷,卻讓我發現教會一直存在的問題。教會彷彿象徵着愛和關懷,經常宣講關懷弱勢的訊息。但實際上,不少教會築起了無形的高牆,形成獨立世界,與社會不相往來。不難發現,不少信徒理性上知道要關愛貧苦大眾,生活上卻跟他們保持安全距離,眼不見為淨。

 

 

III.  神學成了救贖

 

我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反思教會與鄰近社區的關係!迷惘中從基督教的神學和先輩找到曙光︰「神學上,聖父差遣基督進入世界,教會的使命是參與和延續基督在世使命。耶穌在地上的使命就是教會的使命,耶穌在地上擁抱誰,教會也要擁抱誰。甚麼是『道成肉身』耶穌基督的工作?祂藉言行貫徹一生,宣講彰顯天國「公義、復和、喜樂」這些價值,活生生地與有需要者同行,抗衡不公義的文化和制度。」——以上說話是一位神學家的教導。

 

有一次,在塔冷通心靈書室拜讀關俊棠神父的《紅纏誤。悟紅纏》,他以傳道者角度,道出教會和世界的種種矛盾,極具人性的分享使我大得安慰。他曾說:「當你走近耶穌,就越近人群,越觸及到人性深處。」越認識耶穌,越走入人群——那刻我竟重拾久違了的基督徒價值與方向!

 

盧雲神父在《和平篇章:祈禱、抵抗、群體》及其他著作提醒基督徒不可靠個人力量回應世界需要,必須與整個教會群體同行。個人力量有限,很容易使人流於英雄主義以至陷入枯乾,把自己看成拯救者,忘記了自己也只是被主拯救的凡人——群體正要抗拒這個試探。因此,關懷社會的工作總不能離開教會群體。

 

最後,解放神學以處境為本的思考給了我嶄新啟迪,當中提到教會要「優先服侍窮人」(Option for the poor),要為身處社會底層被壓迫的群體發聲。

 

 

IV.  由這裡,行過去,下一區

 

花了很長時間的獨處思考,與牧者前人交流,禱告等候天父。二零一四年初,我選擇離開教會牧職,以普通街坊信徒的身分,一方面與地區不同教會同行,另一方面與地區的弱勢同行。那時遇上四位志同道合的年青信徒,跟他們分享我所見所感,其後就一起構思在油麻地編印名為「油樂園」的社區報刊。顧名思義,「油」指「油麻地」,「樂園」則是令人忘憂之地,同時寄語,捨己關愛,共建樂園。《油樂園》有四個原則:

 

第一,鼓勵教會信徒進入社區訪問,通過真誠聆聽和對話,認識社區具體處境和需要,免得社區關懷停留在想像階段。

 

第二,諦造平台,讓不同宗派的教會參與,達致「突破宗派,合力牧養社區」的理念。區報樂意跟地區內不同宗教和背景的組織合作——讓教會重新學習與社區陌生的異己接觸。

 

第三,區報不以文化和歷史為主導,而是站在貧窮弱勢一邊思考,為他們發聲。所以我們會報道地區最有需要的群眾,探討地區議題,如受租金影響的小店、露宿者、流浪貓、中港融合、清潔工人、自閉症兒童等等;舉行研討會,以教會群體的角度回應議題;為小規模但有創意的團體免費宣傳;訪問對社區有新思維和貢獻的人士。

 

最後,親身到區內不同群體派發刊物,保持人與人間的接觸。通過以上四個堅持的行動,連結教會和社區。

 

半年後,社區報衍生出不同的地區工作。如「代用券」計劃,不少特色和歷史悠久的小店因高昂租金被迫搬遷結業。我們為小店設計代用券,鼓勵肢體謝絕大財團,到臨小店購物,或將代用券轉贈給區內有需要的家庭。其後,我們籌辦了「油麻地導賞團」,讓教會肢體可親身感受和深入理解社區發展帶來的變化和問題。社區報讓我結識幾位愛好音樂的朋友,我們定時在榕樹頭舉行「窮人音樂會」,將音樂的快樂免費分享給街坊。最後,不少教會因區報認識到油麻地的需要,不時捐出物資幫助,讓我們重新在社區實踐「物盡其用不浪費」、「足夠就分享」、「資源再分配」等價值。我們實在經驗到,「分享」除了是資源共享,帶來快樂,減少垃圾外,也可收窄貧富差距,是對抗貧窮的良方。

 

我為自己有能力施予給社區而感恩。通過施予,我發現自己其實是「受眾」,接受實質的和心靈的祝福,既接受經濟支持,也認識到別人生命的故事,讓他們觸動我僵化的心靈,淨化我斤斤計較的驕傲思想。「接受」其實是學習放下、領會感恩和鍛煉勇氣的功課。無論「施」「受」,同樣得福。話說回來,我期望跟社區的人(或是動物)發展出平等雙向的朋友關係,而非扮演幫助者的單向角色,我信社區的人同樣在幫助我。

 

 

V.  教會可以試一試…

 

1. 成為社區的中介

社區傾斜於以權貴為中心的發展,貧窮和弱勢被(迫至)邊緣化是不爭之事實。貧者不但難以分享經濟成果,百物騰貴更令他們苦不堪言。地上教會應成為社區中介,友善關懷不同社群,重建人與人之間的基本信任,帶給無助者一個終末永恆的盼望,為社區不義發聲,逆轉社會歪曲的發展。

 

2. 拆毀高牆

過去一年,走遍油麻地二十多間不同宗派的教會,坦言,其實教會與社區之間的高牆仍在,外人難以進入,信徒也難以出去,問題相信來自教會神學的不足。福音書記載的耶穌,與當時的罪人同枱吃飯(可二16),祂的行動跨越了聖俗界限,打破身分高低的分野。教會若要在社區成為中介,必須要學效耶穌,並移除內心恐懼,就能把阻隔教會的高牆拆毀,使兩個互不相干的世界重新接軌,教會中見社區,社區中又見教會,互相滲存,分而不離。在此要嘉許一群教會的年青人,他們不甘做聽道而不行道的信徒,努力與社區異己接觸,不斷用外來經驗,檢視修正自身基督徒身分和教會文化。在我心中,他們正是一班在地實踐天國價值的真正信徒。

 

3. 「愛」最大

不少教會認為關懷貧窮首要是考慮長遠策略,如人手安排、財政預算、建立社關部門等等,可是這樣做往往會把貧窮人化約為一堆堆非人化的數字、抽象的概念和僵化的政策。教宗聖芳濟提出一句最簡單直接的提醒:「關懷貧窮人的意思,就是去愛他們。」讓我們心存謙卑,承認對貧窮弱勢一無所知,親身進入街頭,聆聽每個生命故事,結識每個有上帝形象的人,認清他們的面孔,甚至去擁抱他們——愛就是如此煉成。最後,謹以《動力信望愛》彼此共勉:「光陰匆匆多少機會身邊經過?誰能伸手獻出關懷不再退避?只要你(基督或其他人)與我同往,不怕冷笑與迷惘/願降卑效法基督一生辛勤,獻信望愛。」

 

 

(文章引自《誰是我的鄰舍》「天國國民教育系列」,突破出版社)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事奉心聲

門徒訓練為的是宣教,宣教就是生活

June 3, 2019

1/10
Please reload

最新發佈
Please reload

過往分享
Please reload

追蹤分享
RSS Feed

© 中國宣道神學院校友會
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